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首页 > 激情小说区 > 年少时的性幻想是如何实现的(1-3)

年少时的性幻想是如何实现的(1-3)

加入:2020-05-20 类型:激情小说区 查看:730


(1

我最喜欢《北京故事》的结尾,不单单是因为作者把温哥华的深秋描写的那么凄美恬静,更是因为我喜欢作者把自己的秘密娓娓道来时的那份心底的平和和宁静。所以,当微信里跳出西雅图三个字时,我知道我可以从容的讲出我的故事了。也许,只有两个人天各一方,再也不见的时候,写出来的故事才最真实,最有味道。

我不是同性恋,对男人没兴趣,也没能力把埋藏在心底的秘密写成一部香艳小说,我更喜欢心灵的交流,把自己经历过的女人,和曾经发生的故事都记录下来,作为自己的一个回忆。其实我以前写过一些片段,贴出来根本没人相信,说我是意淫。也挺好,记录的意义不在于让别人相信,而在于给自己的回忆安一个家。都说小说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在我看来,生活中的夸张,也许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我迷恋熟女,从我还是个小孩子开始,我总觉得熟女身上有种特殊的女人味道,那种温柔、体贴、一颦一笑不是涉世未深的小女能够学来的。而这种感觉在我身体里被激发被放大则是她的一家搬到我家隔壁开始的。

她叫梅,在一家大学的实验室当老师,她先生也是大学老师。从没问过她具体做什么,我估计应该是实验前准备设备药品,试验后负责清点归类之类的工作吧。她搬来的那一年我17,刚刚上高二,她34,整整大了我17岁。

梅长得并不漂亮,搁人群里就是个一般人而已,但她的眼睛会说话,说话声音也挺好听,让人想起当年热播剧《过把瘾》里的杜梅,名字里也都有一个“梅”字。多年以后我还一直这么夸她,她总是咯咯一笑,说她比杜梅贤惠多了。

梅一家住在我家隔壁,我们的生活开始并没有什么交集,无非是我在楼道里见到她,礼貌的叫一声“阿姨”,或者她来我家收个水电费。她的孩子小我7-8岁,是个小男孩,估计在她眼里,我也不过是个邻家的小屁孩而已。

第一次让我留意到她的,是她放在门口的鞋。我恋足,喜欢看女人穿着优雅的高跟,直到现在,每次听到女人高跟的哒哒声,都会勾起我心中的那一份渴望。

那天放学回家,她家门口摆放着两双鞋,一双黑色高跟,一双小男孩的旅游鞋。那是一双精致的细高跟,这么性感在那个年代比较少见,我心底的某根神经“嗡”的一下被点燃了起来,我开门的时候,眼睛还死死的钉在那双高跟上,好想把它拿过来,在手里细细的把玩那高跟......

我家当时住的是八十年代的老式板儿楼,一层三家。我家住在东侧,她家住在中间。那个年代家家户户在住宅门外按防盗门,夏天的时候,大家就都会在防盗门上挂一块布,这样从楼道就看不进屋内,然后把住宅门敞着,实现室内通风。

冬梅搬来的夏天,确切的说是在我看到她放在门口的那双高跟后,我的生活被彻底改变了。我开始留意她的一举一动,或者说,留意她家的响动。比如,她早上几点出门,几点回家,上班会走哪条路等等。慢慢的,我发现一周里有那么几天,她早上出门的时间和我差不多。那几天,我总会磨磨蹭蹭的在门口收拾书包,穿衣服,穿鞋......只要听到隔壁防盗门“哐”的一声碰上,那“哒哒”的高跟走下楼去,我便紧跟着出门,悄悄的骑车跟在她身后。或者说,跟在他们身后,他先生总是会和她一起骑一段路程——不过这并不妨碍我欣赏我的“美景”。

冬梅的小腿丰腴、白皙,脚很小巧,有时穿高跟,有时穿低跟的凉拖。我更喜欢她穿高跟,女人穿着高跟踩在公主车的脚蹬上,偶尔遇到红灯,她总是用脚撑在地上,脚跟会从鞋跟里露出来,粉红圆润,如同温润的玉石凝脂一般,黑色高跟很细致,更加凸显出脚的白嫩。他先生每次总是骑在她外侧,右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两人总是有说有笑,从来没有注意到身后这双渴望的眼睛。

开始,我总是远远的跟着,慢慢的,我会一点点的骑得的很近,有时候近到只有半个车身。我感觉自己每天都在用眼睛把她的衣服扒光,然后从头到脚慢慢的欣赏。半袖中露出的手臂,丰满的腰身,裙子中勾勒出的大腿的轮廓,圆润的小腿,白皙的纤纤玉足。运气好的时候,我是可以透过她的白色衬衣看到后背上的胸罩带子。细细的,像个倒着的希腊字母“π”,意念中,不知道多少次我用眼睛挑开了那个小勾子......

有些欲望一旦被激活,就会越来越强烈,比如我窥伺梅的欲望。而挂在防盗门上防偷窥的帘子,却成了帮我偷窥的最好的工具。

人,一旦认为所处的环境安全,就会完全放松下来,不带任何伪装的生活在这环境中,这帘子,对梅来说,是安全,对我来说,它太短了。八十年代的老楼,每半层楼梯都会有个平台,站在四楼半的楼梯拐角,抬头可以从帘子下看见梅家的厨房门和厕所门。

发现这个秘密实属偶然,一天中午,当我走到四楼拐角的地方,无意间抬头,看见了我今生难忘的景象。女人正在厨房门口的冰箱里拿什么东西,她弯着腰,背对着大门。冰箱的灯亮着,而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裙,因为热,她把裙子的下摆撩了起来,松松垮垮的围在腰间,内裤是白色的,普通的款式,但是对一个17-8岁从没见过女人身体的男孩来说,足以成为一颗炸弹。女人虽然是拖鞋,但是第一次看到她没有裙子遮挡的大腿,撅起的屁股,白色的内裤在冰箱灯的映衬下,白的格外刺眼,知道那种心跳瞬间飙到150下,下面一下子帮帮硬的,头晕晕的感觉么,就是那种感觉,那感觉太强烈,太真实,以至于在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我都能感到资金的心跳。紧张、怕被发现,同时又很激动、刺激,不敢多看,勉勉强强装作正常的走到自家门口,掏出钥匙,也许是开门发出的响动惊到了她,一阵窸窣的脚步声,应该是已经退到门后面去了,门缝也被关小了很多,难道被发现了?多年以后,我曾问她,当时是否发现了我,她说没有,做我邻居的时候一直不知道隔壁的小伙子对她有什么想法,看来我当时想多了。

如果说发现她在家穿着的秘密是偶然的惊喜,那么下面的经历就是必然快乐了。

知道了四楼拐角的秘密,我有点一发而不可收拾。特别是每天晚上,当隔壁传来洗澡的水流声,那流水声就像敲打在我心头的锤。终于有一天,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当水声响起,我鼓起勇气要去试试,我还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下楼取报纸。我故意很重的关上门,楼道的感应灯亮了,我飞快的往楼下信箱跑,一来感应灯有30秒,这阵容易被从屋里看到,二来拿了报纸,一旦有什么情况可以做个掩护。

上楼的时候我就像一只接近猎物的猫,蹑手蹑脚的上到四楼半,感应灯已经灭了,我抬头望过去,女人家的厕所门开着不大的缝,她在洗澡,而且,他也在洗。女人的奶子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大,奶头粉嫩粉嫩的,水浇上去,在灯下显得光亮水润,肚子上肚腩微微隆起,一颤一颤的,下面黑黑的,被水打成了一缕,一道水柱顺着流下,男人正在她身后,时不时的用满是泡沫的手在她身上抹一下,而每次都会招来她的一句娇嗔的“讨厌”。站在门外四楼半的我,一手拿着报纸,一手伸进短裤,实话实说,我刚刚攥住它,它就已经喷涌而出了,甚至等不到彻底硬起来。
下一篇:床震门,50分钟美少妇抽筋

喜欢本站的朋友请将 https://www.huangse.in 黄色 的拼音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邮件:[email protected] 发送任意内容,可获取最新地址!】

收起公告